梁凡 发布的文章

import pyttsx3
engine = pyttsx3.init()
rate = engine.getProperty('rate')
engine.setProperty('rate', 125)
voices = engine.getProperty('voices')
engine.setProperty('voice', voices[41].id)  #最好的发音:0、7、11、33、41
engine.say('world')
engine.say('wall')
engine.say('work')
engine.runAndWait()

现在大多数的银行都是在房产证下发之后由银行持该房产证到房地局办理抵押登记并且在房产证内页的《设定他项权利》一栏中盖抵押登记章之后将房产证原件发还给贷款人。

导读

有学者说过“我佩服任正非,不是因为他成功,而是因为他清醒。”

其实这种清醒不仅体现在华为的公司治理,也体现在他对基础教育、家庭、生活等方方面面的见解。2019年1月-2020年3月期间,迫于美国对华为公司的打压,任正非罕见地密集接受国内外媒体采访以正视听。其中许多观点,至今读来仍然觉得醍醐灌顶“就它,就它,就它”。

重温这数十万字访谈实录,我们整理了任正非的60条精辟思考,浓缩成9000字以飨读者朋友。
01
论创业

  1. 我个人性格是窄窄的,所以让我们公司前面的道路也是窄窄的,千万不要做房地产,千万不要做赚钱的东西,我们做世界上最难、最不赚钱的东西——通信,因为人们不愿意做。
  2. 我创业的时候并没有钱。我从军队转业,夫妻二人一共拿到3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复员费。当时深圳要求公司注册资本最低是两万元人民币,我通过筹资的方式获得21000元的资金,注册了这家公司。今天,我个人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票数为1.14%,我知道乔布斯的持股比例是0.58%,说明我的股权数量继续下降应该是合理的,向乔布斯学习。
  3. 爱立信CEO曾经问我:“中国这么有限的条件下,你怎么敢迈门槛这么高的产业?”我说:“我不知道这个产业门槛很高,就走进来了,走进来以后,我就退不出去了。两万块钱都花光了,退出去我只有做乞丐了。”所以我们勇敢继续往前走,一步步往前走。
  4. 早年创业过程中,我们没有技术,没有背景,也没有资金,我们就是有诚信,帮助别人卖机器,中间得一些佣金,这样发展起来。当我们发展得太好以后,对方就不再给我们货物,怕我们把市场占领了,逼着我们自己做科研。直到2000年的时候(注:任正非当时56岁),我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居住——因为把所有资金都集中在科研投资上了,只有一个大概30多平方米租来的房子,而且西晒,没有空调。直到2000以后,我才开始买房子。
    02
    论公司变革
  5. 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需要起草非常多的文件来规范公司,但我没有起草文件的能力。那时我们认为华为应该可以成为大公司,所以请了IBM、埃森哲……几十个顾问公司来给我们做顾问。顾问费每小时680美元,相当于那时我们员工一个月的工资。但是为了明天,我们必须要向人家学习,要承认人家的价值。IBM对于我们的财务和审计进行咨询时,当时孟晚舟还是一个“小萝卜头”,她做了项目经理,二十多年和IBM等顾问接触下来,把财务做得很好,而且超越顾问的指引,管理水平、标准更高了。现在华为的财务质量水平应该比很多西方公司高得多。现在有一些大顾问公司和我们说“不要一分钱来做顾问行不行”,我们拒绝了,因为还要给他们讲课,还费劲。
  6. 在我们公司,我实际是一个傀儡,我在与不在对公司没那么大影响。当年我们向IBM学习管理变革时,IBM顾问跟我讲“管理变革最终就是‘杀’掉你,让你没有权力,你有没有这个决心?”我说我们有。十几年内,IBM数百位专家帮助我们变革,华为今天走成这样,IBM给我们奠定了很重要的组织结构和管理基础。权力到哪里去了?按流程配置了,反而基层干部权力很大。比如,服务员权力大,说“要瓶可乐”,他们就可以拿瓶可乐来;我要瓶可乐,没有流程支撑,只得自己掏钱。所以,我们向西方学习变革中最成功的一条是我虚位了,下面有各种组织,他们都被赋予了不同权力在循环着,谁都会挑起公司发展的担子。
  7. 把所有权力都放到流程里,流程才有权力,最高领袖没有权力,只能做规则。因此,改到最后结果,我就成“傀儡”了,我越是“傀儡”,越证明公司改革成功。
    03
    论自我批判
  8. 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的是要去除惰怠。曾经有首长说要总结一下华为公司的机制,我说首长您别总结,前20年华为是积极进步的,这10年是退步的,为什么?就是人们有钱就开始惰怠了,派他去艰苦地方不愿意去,艰苦工作也不愿意干。如何能够祛除惰怠,对我们来说是挑战。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
  9. 我看心声社区一般只看批评,说好话的我就过滤过去。因为我要看到底基层发生了什么情况,管理层做得对不对。发现后再找个人去调查一下是不是存在这样的问题。
  10. 在心声社区上,即使骂公司的帖子也不会被封。总说我们好的人,反而是麻痹我们,因为没有内容。心声社区骂我们的内容都是很具体的,我们要对具体去分析。如果没有自我批判精神,我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11. 我们公司最大的优点就是自我批判,找个员工说他哪里做得好?他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但是让他说自己哪里不行,滔滔不绝。因为管理团队只要讲自己好,就被轰下台;只要讲自己不好,大家都很理解,越讲自己不好的人可能是越优秀的人。只要他知道自己不好,就一定会改,这就是华为的文化——“自我批判”。
  12. 我们在内部开放批判,就像罗马广场一样,大辩论、大批判,使得我们公司能够自我纠偏。其实这与美国一样,美国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有自我纠偏机制,美国电影情节从来都是设定美国政府输。美国错了会自己纠偏过来,重新走回正确的道路上。
  13. 我大量看对我们的批评,包括对我的批评。有些批评得很优秀的人,我让人力资源部去查一查,“他批评得这么好,到底干得好不好?”前三年干得好,批评得也好,说明他是很优秀的人才,能不能破格提拔?我有时候说,大家也不一定听,但是我提议以后,总会影响很多高层领导对他的关注,有些优秀人才会一层层破格成长。
  14. 我也用社交媒体,也在网上看东西,多数是看网上对我们的批评意见。哪一点批评,我就转给哪方面的人提醒他们注意,看一看我们的产品是不是在这方面确有问题。大家知道,我们的产品涉及亿万人民,如果在实验室做实验,是不太容易发现某个问题的,大家在使用过程中发现问题的几率很大。有些人发现了问题就放到网上,我们看到就闻过则喜,赶快告诉有关部门,让他们查验是不是需要改进。
    04
    论资本
    15.(记者:华为未来想发展成什么样的企业,或者什么样的方向?)答:除了不让资本进来,其他什么都可以讨论。
  15. 资本至上的公司成功的故事非常少,资本是比较贪婪的,如果它有利益就赶快拿走,就失去了对理想的追求。正因为我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才会对理想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从几百人开始就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我们每年研发经费的投入已经达到150-200亿美元,未来五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资本是看好一个漂亮的财务报表,我们看好的是未来的产业结构,因此决策体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很简单的,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而奋斗。
  16. 由于我们不是上市公司,对未来的投资是非常舍得的。考核干部有一个指标,“土地肥力”够不够?不仅仅看你割了多少庄稼,还要看明年、后年、十年、二十年以后土地还能不能保持旺盛的肥力。

我很不喜欢张泽表演时的小动作,表演痕迹太重!在今天看来多余和做作了!片子的剧本也有点避重就轻,本来是保护伞的,但与张颂文划清界线,张的行为变成狐假虎威!这逻辑上就讲不通。

Python不能有空的代码块,pass通常是“待办事项”占位符。
当您需要处理不想做任何事情的情况时使用它,例如:

try:
    os.mkdir(r'C:\FooBar')
except FileExistsError:
    pass
else:
    os.mkdir(r'C:\FooBar\Baz')
finally:
    print('Wazoooo')